凝露i

一蓑烟雨任平生

【犬夜叉|杀铃】今生有幸

授权转载,转自百度杀铃吧:狮子_猫


第一章 予吾星辰,予汝光辉(二)


世上永远只有零次和N次的区别,当你破例了一次,你就会自然而然的事事破例。

饶是无情如杀生丸,也逃不脱这个规律。

默许人类女孩跟随,已经是从一开始就很奇怪却未被他拒绝的事情,跟随之后的各种无言照拂,更是令跟随了他两百多年的邪见都瞠目结舌了。

妖怪不需要一日三餐,不需要夜夜休眠,可人类需要。

铃去找食物的时候,杀生丸和邪见在一旁静静等待,没有不耐,也没有不悦;铃要睡觉的时候,他们大部分时候也会停下来休整,就算仍要前行,杀生丸也会让困倦疲惫的铃坐到双头龙的背上。渐渐的,双头龙成了女孩的专用坐骑,她还给它取了个可爱的名字,阿嗯。

灰刃坊事件,是邪见第二次跌破眼界,也让他重新开始衡量铃在主子心里的地位。

位于死亡沼泽中央的灰刃坊,处处充斥着致命的瘴毒,人类根本无法靠近,所以杀生丸让铃和阿嗯留守在外围。铃不能理解杀生丸的这层意思,以为他要丢下她,深刻的不安全感让她当即高声抗议道:“不要!铃也要一起去!”

这是邪见第一次见到有人类如此公然的忤逆主子的意思,声调大的几乎是在朝他乱吼,毫无半分畏惧。

而他的主人,丝毫没有被这不识好歹的顶撞惹的不快。

面对女孩的不安,杀生丸没回头,他扛着悟心鬼的头背对着她,不言语,也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自己没有说出口的话,邪见及时代他向铃做出了解释,可铃并不觉得安心,她有些委屈和担忧的问,“杀生丸大人,您一定会回来这里的吧?”

“.…..”

杀生丸侧过身子,选择沉默。

冷漠外表层层包裹的心,第一次有点不知所措。他无法给她任何承诺和希望,她年纪尚小,自己却活的挺长,他比她更清楚人类和妖怪的界限。然而会抛下她吗?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干脆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了她。

是去是留,她考虑清楚。他都接受。

沉吟了片刻,杀生丸对邪见说:“邪见,走吧。”

邪见服从的跟上,还能听到身后女孩的呼喊,“一定要回来哦!”

他回头看了看铃,又抬头看了看杀生丸大人,深知自己主人的秉性,没有拒绝,那就是默认了。邪见亲眼见证了他的主人,从以前漫无目的四处游荡,无所牵绊,变成了如今的有处可归,有了一个容身之所。他再也不需要经常东奔西跑才能找到他,不管事情有多严重,反正铃在的地方,就一定是杀生丸最终的归处。

他的主人,不知不觉,变了习惯。

……

之后的之后,邪见和铃熟络了起来,邪见既像照顾她起居的爷爷,又像她拌嘴的玩伴,更是她了解杀生丸大人的窗口。每次杀生丸大人不在,他就喜欢老生常谈,一板一眼,她知道大人有个弟弟,在争夺铁碎牙的过程中,被斩断了一臂,她知道他在追求强大的力量,强大的武器,在走一条霸道之路,虽然她不懂,什么叫做霸道。她什么也帮不上忙,不能像邪见大人一样追随他去危险的地方,只能尽力照顾好自己,不拖大人的后腿,只能带着阿嗯安静的等待,唱唱山歌,采采野花,做个花环,送给她的大人。

还记得,她第一次编花环说要送给杀生丸大人的时候,邪见无比鄙视的说,“杀生丸大人才不会要这种幼稚的东西呢,拿到手里就会用利爪撕碎了。”

她才不信。

她选了自己最喜欢的颜色,粉色,黄色,白色,啊,还有紫色,用小时候妈妈教她的方法细心的编织,她要做一个最漂亮的花环,送给他。

然而,真要送出手的时候,就有些胆怯了。她坐在火堆旁,瞪着木棍上的烤鱼,皱起小眉头。她回头望,杀生丸大人和她还有一段距离,他低头凝视着天生牙,不知道作何思绪,也看不出喜怒。铃踌躇了,万一他真的不喜欢花,怎么办?……哎,还是夜里偷偷的送吧,嗯,就这样决定了。

毕竟是第一次,打退堂鼓也很正常。

于是,铃在夜黑风高,自以为某位大人睡熟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偷偷走过去,蹑手蹑脚的把花环放在了他的手边,然后飞快的跑到火边,翻身侧躺,佯装打起了小呼噜。

这一切,自然都被杀生丸看在心里。

因为知道是铃,所以他连眼皮都没掀开,直到她离开,呼吸渐稳,没了动静,他才微眯睁开眼,身侧搁着一个做工实在磕碜的花环……或许连自己都没察觉,他的嘴角就这么慢慢的,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那天,在场的只有阿嗯留意到了,双头龙的两个头,蓦地竖起来。

而暗地里,奈落借助神无的镜子,无心偷窥到这一幕,阴恻恻的笑了。

然后便是东窗事发,铃被奈落的分身神乐掳走了。

若说以往皆是擦枪走火的暗中算计,那么这次就是杀生丸和奈落间的首次撕破脸皮。奈落想吞噬掉他,不惜拿铃作为威胁,这彻底惹怒了杀生丸。有什么事直接冲着他来就好,拿他身边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类女孩做人质,真是够卑鄙无耻。

整场战役结束,到底是愤怒于奈落这只卑贱的半妖觊觎自己的妖力,还是愤怒于他拐走铃,用她的生命威胁自己,又或者说两者其实都有,不过到底是哪种愤怒更让他不悦,杀生丸已经分不清了,唯有一点是清明的,那就是在追杀奈落和拯救铃这个选项间,他的心,没有任何犹豫和摇摆的选择了后者。

他自己都意识得到,这一刻,他紧张了。

妖生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情绪,他觉得不舒服,很不舒服。

可是,当铃醒过来,和往常一样灿烂的笑着叫他“杀生丸大人”的时候,心里的不舒服,偃旗息鼓了。

几日后的一个黎明,晨光乍现,邪见还在熟睡,铃却早早的醒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见那抹雪白的身影就坐在沙滩上,金眸凝望着远处的海天一线,若有所思。她赶紧爬了起来,小跑到他跟前,双手虔诚的呈上一个洁白无瑕的贝壳,“杀生丸大人,谢谢您那天来救我了,谢谢您没有丢下我。这个铃想送给您,它同您一样,雪白雪白的。”

她所站的位置,挡住了东方徐徐升起的曙光,杀生丸眼前忽地暗了,她手心的贝壳,他实在提不起太多的兴趣,可是他又看到了她脸上发自心底的幸福笑容,这个笑容比阳光更刺目,更耀眼。

大妖怪的心被轻轻的拧了一下。

于是,鬼使神差的,他接下了她手中的礼物,有生之年,一直藏于袖中。



第一章 予吾星辰,予汝光辉(三)


一次又一次无言的默许等于宠溺,这个道理杀生丸懂,铃也明白。

从那之后,跟在杀生丸身边的小女孩彻底没有了拘谨:她不需要像邪见一样谨言慎行,细细揣摩他的心情和喜恶,也不需要再忧心他会扔下她。白天,她会一直乖巧的跟在他身后,独自解决温饱问题,努力跟上他的步伐而不造成拖累;在他卷入战斗的时候,她会安静耐心的在约好的地点等候;夜里,如果他在,她会毫无顾忌的跑到他身旁坐下,主动同他攀谈聊天,虽然这种谈话大部分是单向的。

闲聊乏善可陈,但杀生丸却仍对几次谈话感到印象深刻。

有一次,小丫头心血来潮问起他的饮食。

“呐,杀生丸大人,您平时都吃些什么东西呀?”铃像个好奇宝宝一般,单手托腮,又圆又大的眼睛星星般眨呀眨的,问:“邪见爷爷也是妖怪,但是他很爱跟铃一起吃烤鱼,烤蘑菇,烤红薯,但是我却从未见过您吃东西,您不觉得饿吗?”

杀生丸把凝望着远处的目光收回来,淡然地斜睨着她,想了想,有些事终归是不好说出口,便习惯性的沉默以对。

好巧不巧邪见跑过来,炫耀式的解释了一番,“像杀生丸大人这样的大妖怪,处在食物链的顶端,可食的东西多了去了,飞禽走兽,妖怪——”小妖怪口中“人类”二字还未说出口,便被偌大的石子砸中了头,扑倒在地。

杀生丸不悦的蹙眉。

不同以往,铃这次没有同情的跑到邪见身边,关切的问“您没事吧”,她低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问题,隔了一会儿,又抬头问道:“那杀生丸大人,您会吃人吗?”

对着她的目光,杀生丸的眼前竟不知何时出现了那皑皑雪山、郁郁森林、溪边三三两两的鹿,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她就像森林里,在泉边饮水的小鹿,露出困惑的神色。

他看着她,久久没有挪开眸子。

早年,也不是没吃过人类,只不过父亲为人类而死,让他对人类的厌恶程度到了反胃的地步,才把人肉彻底从自己的菜单中剔除了,更何况随着年岁的增长,力量的精进,他的捕猎范围基本锁定在一些实力相当的妖怪身上,尤其是吃掉他们的心脏,可以助长自己的力量。

可这些血腥暴力的事情,拿来对一个几岁的人类孩子,还是一个曾经被狼活生生咬***孩来说,终归会吓到她吧。

然而又有另外一种念头,突然钻进了他的脑子里。

杀生丸罕见的挑眉,虽面无表情,口吻却是试探:“如果我说是呢。”

他以为铃至少会有稍许的害怕,孰料她只是深深的望着他,清澈见底的眸子里没有畏惧,没有戒备,继而童言无忌的反问他:“那您会吃了铃吗?”

杀生丸好心情的回:“或许。”

他知道这个女孩不怕自己,所以心里也就突然萌生出一种兴趣,很想搞清楚,究竟是她少不更事,不知妖怪的可怕,还是她真的就是那么特殊,完全无所畏惧。

他看着铃,铃也怔了怔地望着他,然后歪头笑了,笑得灿然。

杀生丸微眯了眼,不解。

“没关系,如果是杀生丸大人的话,铃一点都不会害怕,等铃把自己养肥一点,您再吃。”女孩一边说,一边凑近,然后狡黠地,迅速地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他的小拇指,嘴里念念有辞,“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说谎,好了,杀生丸大人答应了,要等铃变肥一点再考虑吃我这件事哦。”说完,便笑着跑开了。

银发男子撑大双目,一脸不可置信。

指尖残留着方才的触感和余温,令小拇指不经意轻颤了一下。从不喜欢任何人碰触是百年的习惯,但是对象是铃,是他默许,纵容的孩子,那么被冒犯之类的小事,就只能让自己去慢慢纠结,消化了。

还有一次,是在夜里。

那是他们相伴而行遇到的第一个初冬,夜晚的山间气温已经很低了,即便依偎在火堆旁,铃还是冻的浑身哆嗦。她试图从阿嗯的身上寻找热源,可是坚硬的鳞片只能让她愈发的透心凉。

好冷啊……根本睡不着觉……

她干脆贴着火堆坐下,烘烤自己被冻到没有快失去知觉的手脚。杀生丸大人和邪见爷爷外出追寻奈落了,她和阿嗯不敢跑的太远,所以拾来的干柴火不够多,不足以撑到天明。火堆熄灭时,火苗发出噗嗤噗嗤的挣扎的声音,她望着红通通闪烁的火星,叹了口气,这下完了,要冻坏了。

她干脆站起身,原地跳了起来。

月色如纱,杀生丸正往回赶,远远看到一个橘色的身影上下蹦跳,不知疲倦,模样像极了一个小僵尸。若不是听得到她稳健的心跳和正常的呼吸,他差点又以为是奈落对铃下了什么卑鄙的咒语。

“铃。”他唤她的名字,如今已是非常自然。

“啊,杀生丸大人,您回来了。”

一如既往,铃只要听到杀生丸的声音,就会立马转过身,面朝他走来的方向,露出异常开心的笑容,然后雀跃的宛若小鹿一般,蹦蹦跳跳地跑到他身边去。

最开始,杀生丸唤铃,总觉得这场景,就像是人类召唤自己的忠犬,大吉!走!所以常常觉得别扭,然而慢慢的,慢慢的,他开始习惯,习惯身边有一个人,会无条件的对自己笑靥如花,会对自己偶尔耍耍小聪明,也会温顺乖巧的听从他的安排,遇事绝不多话。此刻,她奔向自己的时候,杀生丸感觉她的眼睛里住进了星星,亮晶晶的。

“怎么不乖乖睡觉吗?”他问。

“柴火烧光了,冷的睡不着,铃想着,跳一跳,出一身汗,就不怕冷了。”她扬起红扑扑的脸蛋回答,也不知是被冻红的,还是因为剧烈运动后引发的面目红赤。

杀生丸默然,挑了块干净的地,闲适地坐下,然后对铃说:“铃,过来坐。”

铃有一瞬间的诧异。

因为邪见爷爷说过,杀生丸大人不喜欢被任何人打扰,也不喜欢跟任何人靠近,尤其是大人要休息的时候,所以他再三的警告过自己,不许靠近。但是,如今是杀生丸大人自己发的话,那就是没关系了,对吧。

想着想着,脸上漾起开心的笑,她欢快地在他身旁坐下,“铃坐下了,杀生丸大人。”

杀生丸目光微转,慵懒的看了她一眼,暗自释放些许妖力,让尾绒变长,将她整个身体裹了起来,恰到好处的松紧。他轻声道:“快些睡。”

“是!”她得逞的笑了。

尾绒实在太温暖舒适了,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这份喜出望外的激动,就沉沉的跌入了黑甜。她不知道,后半夜赶到的邪见看到了这一幕,惊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上,鸭公嗓里半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