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露i

一蓑烟雨任平生

【赤安】Only I Deserve You

许久不写文,处于复健阶段,这章过渡,废话成堆,请温柔对待一枚半残写手_(:з」∠)_







Chapter 3



“妈的!我早该料到!你怎么可能不在u盘上动手脚?!”



之前每次赤井通过柯南将u盘交给安室,他都会检查是否有定位器,可百密一疏,几次检查下来发现没有问题后,安室竟也相信了赤井会如此安分守己,后来渐渐也就不检查了,却没想到这正是赤井的计策。



安室深知赤井的狡诈,与他的周旋得格外还得防备着他随时挖自己墙角,这样的差事如今细想来实在不划算,而且他就不应该相信赤井那几乎从来不存在的基本道德。



这样的事像是赌/博,危险还极有可能血本无归,但是那样诱人,无法抗拒。



因为是他。



“所以呢?费尽心机找到我住哪里,想干什么?我可以保证,你前脚走,后脚我就可以将这里我存在过的痕迹销毁得一干二净。”



“你在躲我,而我要完成任务,必须找到你。”



“我为什么要躲你!”安室抓住赤井的衣领,突然发觉自己的音量不自觉地放大怕惊扰邻里,便将那个讨厌的家伙拽进屋,关上门没好气地死盯着他。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送上门来的瘟神真是躲也躲不掉。任务方面不用你提醒我,我没有任何有可能会影响任务的做法。倒是你,狂妄自大的FBI先生,你是不知道我们直接接触暴露的风险有多高吗?”



安室看着冲矢那张笑眯眯的脸就想揍他,想着要是破坏了他的易容,麻烦的是自己,还是压抑住了动手的冲动。



“我相信你选择的住所的安全性。”



“我是不相信你的反追踪能力。”

 

赤井竟一时不知作何解答,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他却也有如今这被逼得说不出话的时刻,脑中九曲十八弯思考如何反击,思考逻辑关系与前因后果,他们都不是轻易认输的一方,小事的斤斤计较不知是在意着什么。



看到赤井吃瘪的安室心情大好,转身轻快地迈向厨房,在玻璃杯中倒入白开水送至赤井跟前,明亮的白光经过棱角折射进他的眼里,不容拒绝的意味足够明显,索取黑咖啡的要求问也不必问出口,他知道对方断不会让自己好过。



“死于胃癌可不是什么荣誉的牺牲方式。”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你在说什么?”



安室蓦然抬头望进他的眼底,自己都未察觉那顷刻倾泻而出的情绪,伴随着倾斜玻璃杯中跃出的水痕宣之于人,洒在地上摔得粉碎。



电光火石间,赤井将安室推上墙壁,胳膊与手腕力量博弈,安室却由于失神缕缕挫败,以至被固定在墙上,被迫与他直视。



“为什么?处于不利情况的是我,你却频频让我扳回一局。”



映在安室眼中的是赤井如同锁定猎物般的阴鹜眼神,而他早已将他锁入自己的生命。



“由着自己的情绪任意妄为,自己都不知晓自己的心理却妄想在我这里找答案,你也别怪我将你戳穿得太狠——当你明白为什么时,再来问我。”



安室打开房门示意男人离开,纯白色的房门一开一合,关不住内心悸动,掩不住肺腑喧嚣。



安室松一口气,倚靠在门上,心中千般情绪,脑中万种往事一齐炸开,故事的前因后果往往能够在抽丝剥茧下清晰明了,情感却像蛛丝黏住自己,越拨越乱。



此刻他确定赤井对自己怀有一种别样的情感,只字不提却已足够赤/裸,自己却不知应如何应对。



心灵深处隐藏着和平相处的意愿,又被不服输也不愿就此罢休的心态搅乱,说到底,哪有那么容易释怀的往事,哪有那么容易放下的情绪。



敞开心扉,他畏惧着,却也期待着。



门的另一面,赤井浅浅一笑,伪装得洞悉一切,心境清明,却果然被一眼看穿,那么他的退让是纵容?抑或是迷惘。



赤井确定安室对自己有着别样的情感,逃避和抵制却也是诱惑和邀请,他却不知自己应如何迎接。



芥蒂的终归是安室封存起来的伤痛,却在他心窝隐隐作痛,冥冥欲燃。



他们的后背都足够坚硬宽敞,因此将自己武装成一座孤岛,遥遥相望。一门之隔是许久不曾感受的信任依赖,公安与FBI,又有几时能像如今相互倚靠,并肩同行?



说来可笑,他们曾经短暂的合作,却是在最黑暗的时光中,双方都以假面相待。



可是,好看的玻璃摔碎了,最难补全。



TBC


【名侦探柯南|赤安】Only I Deserve You

Chapter 2

“安室哥哥!”柯南推开波洛的玻璃门,门外街区的喧嚣涌进来,随着门开门闭,空气又归于宁静。

“啊,柯南,放学了吗,先喝杯牛奶再开始补习吧!”安室微笑着对柯南说,却在看到身后蜂拥而至的少年侦探团后微不可见地簇起了眉头。“今天小朋友们都来了吗?”

“哈……是啊……”柯南摸着头无奈笑笑,安室却在转身后陷入黑暗里,眉头越发紧皱。

柯南拿出作业本,安室招待完客人后也凑过去指导功课,收下柯南悄悄递给他的U盘后,在作业本上写下:「下次想尽办法也不能让他们再跟你一起来。」

安室和赤井达成合作共识后,那个该死的FBI竟然易容后直接跑到波洛与安室交涉,安室气急败坏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把他赶了出去,为了保住自己多年卧底的基业,他必须赶紧想办法甩掉这个难缠的怪物。

这时柯南以他做联络人的提议让安室如获至宝,却引来了赤井的不满。

“不能牵涉无辜。”当时他给的理由冠冕堂皇,却让安室不由得火大。

借由宫野姐妹打入组织时他怎么没有考虑过不能牵涉无辜?然而转念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卑鄙之人?为了在组织中获取更高的地位,竟杀害了爱莲娜老师唯一留下的女儿……

他恨赤井,如此有能力却无法阻止苏格兰自杀,就如同他恨他自己,费劲心机,最终也未能阻止贝尔摩德杀掉宫野志保。

他们其实都一样。

赤井坚决反对让柯南如此深入地参与他们的行动,柯南迫不得已,只得告诉了他自己实为“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的事实,而赤井意料之中地会心一笑。

“终于坦诚相见了啊,小伙子。”

既然赤井与安室已达成合作共识,赤井也向安室详细解说了APTX4869的相关事宜,唯独没有将宫野志保的消息告诉他。

安室虽然能够将自己的行踪隐藏得很好,但若与志保有过多联系,难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况且志保虽然知道了波本为公安卧底,因他不顾手段达成目的行为,对他仍旧心存芥蒂。

安室惊诧于他们竟然能掌握如此多的信息,他习惯了一个人在夜色中行动,一个人在组织中周旋,突然感受到不同阵营不同立场的人合作的奇妙感觉,不由得沉迷。

因为他一直是天煞孤星,赤井却让他看到满空灿烂星辰。

不知觉间,等待柯南传递安室的讯息已成为赤井心中某种不知名的期待,而安室却总是迟迟不发出信号主动联系。

出于某种原因,安室在躲他。

虽然他明白安室是想最大程度降低他们的联系以免暴露,但他的回避未免太过刻意,甚至不惜延误信息传递。

安室透具有极强的自控能力并且理性至上,绝不做亏本买卖,他会这么做只有两个原因:第一,他心理有了取舍,做了利益更高的选择;第二,他因某事而迷惘,他在感情用事。

后者让赤井气血上涌,「安室透对他存有某种感情」,这样的猜想让他心跳加速,他们过去与现在的复杂关系无法控制地交错重叠,纠缠不清。

他不知安室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面对害死苏格兰的莱伊,那时的莱伊分明在波本的瞳孔中看到了刻骨的恨意。赤井本以为随着岁月流逝年岁渐长,再沉痛的伤悲都会消煙,再剧烈的痛恨都会变淡,可他却仍在他的目光中看到像火一样燃烧的情感,即使因他高超的演技,这样的目光往往只有一瞬,但他不会看错。就像太阳光,七色光芒汇聚成刺目白光。

而赤井秀一一直被安室透这样的目光吸引着,或者说,一直被他这个人吸引着,不禁沉迷。

安室透如同孤灯,照亮黑夜,刺破光明,赤井却在他的温柔下看见孤寂;波本如同夜火,幽夜难明,摇曳森森,赤井却在他的阴冷中望见火热。

从前安室对赤井穷追不舍,如今换赤井来追逐安室。

他们不会放过彼此。

但赤井应该料到,当他站在安室公寓门前时,黑皮男子的表情会怎样的从诧异转为愤怒。

TBC


★回馈读者小活动
★大家猜一猜赤井是如何得知安室家庭住址的?
★贴吧与lofter同时进行,最先猜到最接近的答案的读者可以获得一次点梗机会(仅限赤安)

【名侦探柯南|赤安】Only I Deserve You


Chapter 1

“不可能!”安室在玄关穿好鞋,瞪一眼紧追不舍的赤井,不容拒绝地丢下最后一句话便摔门而去。

随后赶至玄关的朱蒂闻言忿忿感慨,FBI和公安合作,与在组织中卧底的安室里应外合,这是最好的决策,奈何这个傲慢的公安死不屈服。

赤井却扭头俯下身子对柯南说:“小子,即便同意了你的方案,让你去邀请他,他也是不会同意合作的。”

柯南只是埋头一言不发,为什么?安室先生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到了如今的紧要关头为什么仍然不愿意合作?

“不过,不用担心”,赤井踱步至窗前,看着安室头也不回、逐渐远去的身影,勾了勾嘴角。

“交给他——没问题。”

他摇摇透明玻璃杯,琥珀色的酒液被冰块切割开又汇合,映在灯下闪烁着光芒,亮得刺眼。

他的目光追随着他,装进了万里星辰。


踏出工藤宅,安室抹了抹额角的汗液,扯扯领口透气,夏日愈发燥热了。

这家伙,把传信的任务甩给柯南让他无法拒绝,这样的事果然是他这个不择手段的混/蛋FBI干的出来的。

卧底多年,安室熟谙隐藏自己情绪的道理,也深知只做对自己有利之事是在干他们这一行要生存下来的不二法则,却仍是忍不住由着自己的性子不愿意与他们合作。

多年独行,看似如阳光般温暖的安室其实比阴鹜的赤井更加习惯于独自战斗,而年少即孤的他已失去太多,公安的同伴对他而言即为一体,因此他总是相信他们,也愿意与他们一同面对困难。

可对那些非法在日本周旋的FBI而言,与公安合作的目的无非有二,其一为套取更多情报以便FBI行动,其二为质疑公安能力。无论哪一者,都是安室无法容忍的。

当年作为莱伊和波本,他们看似水火不容,但波本也是极为信任莱伊的能力的,而他却用苏格兰的死将他的这份信任捏得粉碎。

他心中仍是迈不过那道坎——为什么……像他那样有能力的人……却无法阻止苏格兰自杀。

但更难的一道坎,他难以启齿,甚至难以承认。



“风见!风见!听得见吗?”安室透一遍遍地对着耳麦呼叫风见,却不见回应。“该死!”他疾速奔向风见所在区域,穿过层层烟尘。

作战前安室将一切部署好便进入组织内部区域周旋,在他和公安的配合下计划进行得有惊无险,没想到最后时刻,风见却为了保护市民而暴露。

其它人员各司其职无法调开支援风见,安室又仍与组织周旋无法抽身,当他终于摆脱那些难缠的黑衣人时,已无法联系上风见。

耳机中依旧是沙沙忙音,就像来自地狱的号召,像他听到过的多次的死亡的魔咒。

安室从来不会胡思乱想,然而此刻他的大脑却不受控制地涌出那些逝去伙伴的音容,他们曾在他的生命中闪耀,却最终如流星陨落,在他的夜空划过最后一抹绚丽色彩,然后湮灭化为灰烬,吞噬于黑暗。

他穿梭于黑夜与白昼,游走于地狱与天堂,他失去伙伴亲人,也错过真诚与幸福,却拼尽全力也要守护那燃烧于胸腔的信仰,守护生命与希望。

安室透本应见惯生死,但正因无数的失去,让他更加坚信,他不能放弃,不愿失去,不能让风见也化作坠落的流星。

烟尘入喉,刺激得安室咳喘不停,他拨开灰色的烟雾,一束白光迎面而来——白光的尽头是风见与赤井。

赤井扶着风见向他走来,风见受伤步伐踉跄,而赤井步履稳健,一步步踩进安室的心底。
 
风见看到安室,难堪地笑笑。“抱歉,降谷先生……我又添麻烦了……”

他看见上司的脸上裂开一道意味不明的裂痕,夹杂着那些他从未见过的情绪,这些情绪在转瞬间消失,只归于一句:“不,你做得对。”

安室清醒地认识到,没有赤井,他又将失去一个伙伴,尽管难堪与不甘,他麻乱的心中却是找回了一丝一缕的久违的信任。

由于安室对己方能力的自信,他将每个人的职位都安排得恰如其分,最大程度地节省了人力,但也没有留给队友喘息的机会,他明白,如果有更多人配合,行动将多出许多周转的余地,但这需要加入许多让他嗤之以鼻的“外来入侵者”。

他明白,FBI申请合作,并非不信任他们的能力,只是发展各方力量,确保任务顺利进行。
 
赤井的眉上有淡淡的血痕,混杂在黏在脸上的烟尘里,浅得几乎看不见,将风见送至医疗人员处治疗后却赖在安室的爱车旁一动不动,坚如磐石。

“你干什么?”安室强迫自己与赤井对视,又担心被吸入那双深邃的瞳孔里。

“我没开车来。”赤井挤挤眉头佯装无辜。

“贝尔摩德经常坐我的车,要是留下痕迹拖我下水,我到阴间也不会放过你,你要是想害我暴露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地实施报复!”

“给我一次机会。”他的目光像南太平洋的深海,望不见底,数万顷的海面才出现一座孤单的岛屿,却数亿年在那里,不舍不离。

安室恍惚间无法理解他想表达的是什么,给他机会?搭一路车?合作?还是……

他以为他对他从来只有刻骨恨意。

安室移开目光:“我会将行动计划发给你,但我不想看到你那些无用的同伴。”

赤井失笑,故作不解:“为什么?”

安室转身攥住赤井的领口,贴近他的脸庞,鼻息交错,引起一阵燥热:“配得上我的——只有你。”

一不小心竟让这个可恶的FBI如了意,这样的疏忽大意真不似他的风格啊。

松开赤井,安室打开车门,身子一顿,撂下最后一句便扬长而去。

“不要以为你救了风见,我们就扯清了。”
 
疾风卷入,带来徐徐凉意,引擎的轰动盖过夏夜寂静的虫鸣,盖过内心悄然的悸动。

他从后视镜中看见他纯黑掀长的身影极速后退缩小,最终消失在夜色里,安室不禁呢喃一句:“不愧是他。”
 
唇角微扬。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