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露i

一蓑烟雨任平生

【名侦探柯南|平和】『流年碎樱』番外

一篇流年碎樱的点梗番外,愿你喜欢(。・ω・。)ノ♡

★星辰★

夜色渐浓,大家都回各自帐篷中歇下了。帐篷外的柴火静静燃烧着,偶尔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火光渗过黄色的帐篷,柔和地、忽明忽灭地闪烁着。

夜晚静谧如织,和叶却难以入眠。背后的呼吸声匀称和缓,她却心跳如雷。

和同学一起出来露营,也不知谁出的注意,让和叶和平次住同一顶帐篷。平次这个笨蛋倒是裹着被子就睡着了,她却是紧张得不敢出气也不敢动弹。

青梅竹马的情谊,他们也不是没有同住一室过,只是如今年岁渐长,她又知晓了自己内心的情愫,心中难免生出许多杂念,不禁难为情起来。

实在受不了,和叶悄悄起身,准备到外面去吹吹风,右手却突然被握住——

“白痴,手怎么那么冰啊?”

还不是因为你在一旁紧张?和叶心里暗骂平次白痴,面上却是装作无事地答非所问:“出去吹吹风。”

“刚好,我也睡不着。”平次嘻嘻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照进了月亮的影子。

“哇!平次,好多星星啊!”害怕吵醒已经入睡的朋友,和叶特意压低了声音,但仍难掩语气中的兴奋。

城市中长大的孩子,似是生下来就被偷走了满空繁星,这样的奢侈却也是他们心中不曾磨灭的憧憬。

平次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视野中是包裹了世界的星辰,和占据了他的世界的女孩,和叶的骤然回头让他弹开目光,心头的灼热烧上脸颊。

和叶也想躺下,却又担心弄脏衣服,只好作罢,平次看到她的纠结,心领神会,脱下外套垫在身旁,拍拍衣服向和叶示意。

女孩笑弯了眉,自然而然地躺下,小脑袋枕在平次的臂弯里,安心地向他唠叨那些所见所闻,那些情绪与感想……

他们的眼中映着星光,星光里映着纯真年华。

夜深,男孩在女孩的喋喋不休中昏昏欲睡,如涓涓细流般汇入耳畔的细语也扭曲得拼凑不出模样,却仍是在听到那句话后笑弯了眼角。

——有你在,真好。

Fin.

【名侦探柯南|平和】流年碎樱

凝露与薇薇的合写,长篇连载,贴吧与lofter同步更新。



(5)

回忆收拢,他的脚后跟已平稳落地,脚边是通往教师办公室的门槛。和叶抬手,轻叩两下门,很快得到“请进”的回应。

小野老师的座位早从当年的角落迁至前排,过去兢兢业业的菜鸟总算熬成了年级主任,一切再不同往昔。

“老师,好久不见了!我是和叶呀,您还记得吗⋯⋯”和叶一见到小野老师,便叽叽喳喳地絮叨个没完。

平次迅速扫视了眼桌面,从前堆积如山的册子,如教学规划、课程大纲等,减去了大半,只剩下些零散的个人物品。

他敏锐地察觉出一丝违和感,浓黑的眉头簇得越来越紧。相反的,和叶并未感到任何不对劲,仍热络地和老师谈论近况,笑得单纯,像一朵开得灿烂的野雏菊。

小野老师迟疑半晌,寻思着两位学生都即将成年,不再懵懂无知,倒也没有那许多顾忌,便开口埋怨。 “近来学校的款项多有缺漏,资金挹注迟缓,导致原订的教程因为硬体设备不完备,无法如预期进行,偶有损坏的公物也没能即时修补⋯⋯”

“校园里,可真是人仰马翻的。”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和叶不解。

小野老师自知事关上级机密,不允许多加泄漏,即点到为止,“私立学校的资金来源,全仰赖所属财团的给予,难免有时周转不良。”

和叶还想深究,他已转移了话题。 “对了,我记得以前平次最是喜爱泡在图书馆,连钟声都置若未闻,让授课老师很是无奈。”

“那里两年前刚翻了新,你们这趟回来是该去瞅瞅。”

和叶很快被这个新接收到的资讯给吸引住,如他所愿的抛开了先前的疑问。 “翻新?”

“虽说是翻新,其实只将略显斑驳的墙面打磨干净,整体依旧保持着原有的模样。”

和叶心头一喜,轻快的语音捎带着笑意。“平次,我们去看看嘛。 ”

平次皱了皱眉,他仍未从推理的世界中抽离,即使是再小的线索都紧抓不放,偏浓的剑眉流露出锐利的锋芒来,却在听见她的轻语时,尽管言语间刻意流露着不耐烦,也瞬间收敛了棱角,“真拿你没办法,等送完礼物再去吧。”
    
     
     
小学设立的图书馆一般配有较矮的书架,以便中低年级的学生能构着上层的书籍,架上的期刊丛书也多是浅显易懂的文字,好鼓励儿童阅读。

而这间图书馆很好地截长补短,针对各个年龄层划分不同的阅读区,妥贴地迎合了个别的需求。下至七岁上至七十岁,都能在馆内享受良好的阅读体验,在教育界堪为典范。

这所私立小学由大冈集团一手操办成立,向来颇得大阪市民青睐,不仅师资优良,设备先进,更侧重于细节的铺排,无不彰显著财团领导阶层的能力。

平次置身于书堆中,阵阵书香飘散在空气里,具有安定人心的功用,他却无心享受,方才老师所言回荡在他耳畔,种种疑问像迷雾一样萦绕在他的脑海,无法散去。

他恍然回神,才发现和叶并不在自己身边,顿时心慌。

脚步声渐近,平次敏感地转过身去逮住背后行踪鬼祟者,不料动作太大,误伤了迎面而来的人。

“好痛,平次你干什么啊!”她捂住略显红肿的额头,不自觉往前倾身了些,半倚半靠在他的肩上。

“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是我要问你的吧。”

和叶揉了揉头部,稍微缓解不适,才抬起头来,“我是要给你看,这本书⋯⋯”

他过分俊朗的脸庞近在咫尺,厚薄适中的嘴唇紧邻在她的耳畔,一呼一息间吐露出温热的气息,挠得她心头发痒,小脸不争气变得通红。

平次一怔,虽是很快地侧过头去,却没有主动拉开距离,留下一片晕红的侧脸在她眼前。

这段僵持,终于还是在和叶的一步退后中结束。

半晌的冷静后,和叶开口,“平次,你刚刚⋯⋯是不是脸红了?”

“胡说,我哪有啊。”话虽如此,他脸上的红晕却以可见的速度扩张开来。

“明明就有啊,你说,是不是害羞了?”

“我⋯⋯”

话音未落,手机铃声不识趣的在此时响起。

TBC

【名侦探柯南|平和】流年碎樱

凝露与薇薇的合写,长篇连载,在贴吧与lofter同步更新。


(3)
手腕处稍微一松,和叶自然地收回了手。 “我们到了!”
     
隔着一层衣袖,仿佛能感受到她手心传来的温度,那温存一直延烧到脸上,平次怔愣了几秒钟终于反应过来。 “喂,你带我到医院做什么?这就是你所谓的侦探游戏么。”
      
虽然言词仍尖锐的带刺,和叶却感觉到他的语气在逐渐软化,不耐烦的诘问中却隐含着期待。在别人眼中他是不可理喻的「推理狂魔」,她却看见他胸腔内流动的热血,那是属于侦探的光彩。
       
“你觉得侦探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呢?”
        
“哈?”平次显然不认为这个问题有何争议,“找出事件唯一的真相,把耍花招的犯人逼入绝境无法反驳。”浓眉下的目光如炬,流露着不容置疑的自信。
      
和叶眨眨眼,没有直接评断对错,而是将一切娓娓道来。 “今天被你当作小偷的女生叫做结城晴子,她的奶奶是已退休的小学教师。”

平次闻言神色稍敛,虽然不情愿提及此事却也好奇后续。“所以呢?”

“结城奶奶上个月被诊断出……得了肺癌……目前就住在这间医院里治疗。”

平次透着锐气的眉目渐渐缓和下来,他微垂下头开始思索这件事情背后是否真有如父亲所说的隐情。

“从事情的结果来看,晴子确实是偷窃笔记本的人。但是一件事情的发生总有前因后果,作为侦探,只满足于探索结果,难道就合格了吗?应该去追求疏通整起案件的脉络吧!”最后一个话音落下时,和叶也停止了前行的脚步。

恰好有一名护士从房内走出来,和叶便礼貌地上前问候,“不好意思,请问结城女士是住在这间病房吗?”

护士和善地弯下腰来与她平视,“是啊,你们也是结城女士从前的学生吗?年纪看起来不像呢。”

“我们是结城奶奶的邻居,过去受过她很多关照,所以特地前来探病⋯⋯”

平次将他们的对话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敏锐地察觉到关键字。 “这些天有很多学生来看望结城女士吗?”

“一天下来总会有两三个吧⋯⋯”护士未经思量便脱口而出,“想必结城女士过去也是位关心学生的好老师,才这么受到敬爱。”

平次透过狭窄的门缝望进房内,“坐在病床边那个女孩子……”

“她是结城女士的孙女,不仅乖巧懂事还特别孝顺,每天放学过后都来照顾奶奶,对我们这些护理人员也相当有礼貌,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子。 ”

待护士离开后,平次的神情愈发沉重,讷讷地低语道,“难道她偷笔记本的原因与结城奶奶有关?”

“结城奶奶向来有收藏学生笔记当作纪念的习惯,每当翻阅这些稚嫩的笔迹时她的脸上便会浮现幸福的笑容。但是自从晴子他们从东京搬过来后,大多数的纸本都遗失了。晴子便想藉由收集同学们的笔记,唤醒奶奶教书时的美好回忆,这样或许能让她更加开心,说不定对缓和病情也有所帮助。”

交谈间平次的目光始终不离和叶,语毕他愣怔了半晌,看着她鹅蛋般的小脸因为善良与同情散发的纯净光彩,第一次发觉,面前的这个女孩,比错​​综的案件更令人着迷,更加难以捉摸。 “你叫什么名字。”尽管刻意压抑语调的起伏,绯红的两颊却出卖了男孩的心思。

“和叶,远山和叶。”一顿,“以后请多多指教,平次!”
 
相识不是从生疏的“服部君”开始,他们的感情如同春樱未叶先花。

回忆渐渐模糊至淡出,老爷爷温声叮嘱的言语犹回荡在耳边。 “和叶是个好女孩,千万别辜负了她。在人生刚刚开始的时候便遇见了让你一生无悔对待的人,是很幸运的。”

尽管他的坚强任性曾经在不自知中伤害过她,她却依旧温柔地为他指引迷途,远山和叶是他服部平次能够保存纯真心灵的一把保护伞,也是他钟情了整个年少时代的女孩。

“平次,你记得那件事的后续吗?我和你一起回了服部宅⋯⋯”

TBC.

【名侦探柯南|平和】流年碎樱

凝露与薇薇的合写,长篇连载,在百度贴吧与lofter同步更新。

(2)
清风携着阵阵凉意吹拂和叶的软发,她舒服地眯起双眼,送完最后一件礼物仿佛完成了平生夙愿,嘴角咧开好心情的弧度。

而怨声载道的搬运工平次刚刚卸完一身“货物”,又被图书馆管理员见崎爷爷神神秘秘地拽到角落,郑重其事的神情仿佛在谋划着一件惊天大事。无从得知老爷爷在平次耳边嘀咕着什么,只见他的耳根突然窜起一阵通红,神情转而变得坚定而严肃。

向老爷爷颔首致意后,他随即将目光调转至她所伫立的地方,神情笃定。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间长河,他们的视野隔空交汇,仿佛回到幼时,一眼万年。

她第一次进入他的世界是在一个平凡无奇的夜晚。西斜的落日褪去大地的热度,孩子们在教室内闷了一下午后终于得以释放,游鱼般在操场上自在玩耍。草皮里的矮草被烈日曝晒得萎靡不振,却在孩子们的嬉闹下映衬出勃勃生机。

和叶还是更愿意窝在座位里看书,偶尔抬头张望四周发现班上所有男同学都到户外嬉戏了,唯独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孩缩在座位里稳如泰山。

她见他看书看得入迷,便踮起脚尖无声地溜到他身后,白嫩的小爪子轻快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男孩嚯地转过身来,似是吓得不轻。

男孩深邃的眉眼因为气恼微微下垂,女孩急忙在他表达愤怒前开口,“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呢?”她上下打量着男孩,怎么看都不像是因身体纤弱而不能运动的人啊。

“那些幼稚的游戏哪里能及《血字的研究》一分有趣?”男孩有些忿懑地答道,在最惊险刺激的部分被打断让他无比扫兴。

“血字的研究?是推理小说吗?”女孩俏皮地歪着头,明亮的眸子灵动地转了个圈,视线重回到男孩身上。

“知道什么是推理吗?”一顿,“举个例子,你为什么一个人看书?外面有女生在打网球、跳绳、捉迷藏,留在室内的女生也有聚在一起玩纸牌、闲谈的,而你都没有加入。这说明你想一个人待着,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来打扰我?请回到座位上继续享受你的独处时光吧。”

女孩不满地撅了撅嘴,悻悻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初入新环境的她还无法像其他人一样迅速熟络起来,早慧的特质使她难以自来熟地在三言两语中融入群体。

不过……他那么入迷地阅读着推理小说,怎么会注意到她也一个人在看书呢?

当日放学时,校门口黑压压的一片聚齐了许多人,和叶按捺不住好奇心钻进人群一探究竟,却发觉人群的中心正是那个特别的男孩。身边的人将他唤作服部平次,说他是大阪府警本部长的独子,戏称其为「推理狂魔」。

“……因此,偷窃了女同学们笔记本的犯人——就是你!”平次毫不留情地直指一个女生的鼻尖,浓黑的眉毛看上去正义凛然而气势汹汹。对方却只是埋头啜泣,斗大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滴落不止,落地激起浅浅的尘土。

长久的沉默换来群众的窃窃私语,忽然一道高大壮硕的身影挺身而出,定定地伫立在男孩面前沉声说道,“服部平次,向这位女孩道歉。你并未了解整件事件的隐情便出口伤害他人,不配侦探的名号。”

“小偷就是小偷!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让犯罪合理化!你作为警.察难道不懂得这点原则吗?”

男人按住平次双肩的大手稍微收紧,镇定而坚决地与他四目相对,“道歉。”

少不更事的男孩听闻周围此起彼落的讥笑声,稚嫩的脸庞因羞耻心作祟涨得通红,猛然挣开男人的钳制,“少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我说话!本!部!长!”而后转头跑开,瞬息便消失在人海当中。

红霞漫天,如血残阳将天空染成忧伤的颜色。

和叶趁着饭前出门购置一些文具用品,行至半路却见到平次独自蹲坐在路灯下,落寞地扔着一块一块的石头,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咒骂着什么。

她蹦蹦跳跳来到他身前,小腿一勾灵巧地躲开他掷出的石块,弯下腰与他平视着询问,“你没事吧?”

“怎么又是你啊……”平次倔强地扭过头来不去看她。

“嗯……侦探先生,想去探索真相吗?”和叶俏丽地眨了眨双眼,清澈而明朗的瞳孔如星光闪烁。

夜空如同墨黑的绸缎倾泻而下,她牵起他的手腕,朝着灯火阑珊处直直奔去,交叠的影子在灰白相间的马路上跳跃着被渐渐拉长……

TBC

【名侦探柯南|平和】流年碎樱

凝露与薇薇的合写,长篇连载,在百度贴吧与Lofter同步更新。

内容偏重剧情,成长向/轻推理,愿你喜欢(。・ω・。)ノ♡

[序章]

几瓣碎樱漂游在岁月的河流中,浮沉间翻搅着一圈一圈淡淡的清香。于远山和叶而言,樱花与他,便是她的整个流年。

那时两小无猜,她是个年少早慧的女孩,曾经走在道路前方为他描绘未来的轮廓。
转眼时光骤逝,他已是光芒万丈的少年侦探,她却甘愿像个影子般默默地伫立在他的身后。

当她陪他走过浪花之城的大小街道,也走过属于他们的青春年少。她终于懂得,自己渴望的并不是在他面前遮风挡雨,更不是在他背后无风无雨。哪怕得忍受风吹雨淋,远山和叶想要的只是——能与服部平次,并肩同行。

 

[第一卷]未叶先花

私衷藏已久,欲掩不从心,颦蹙因情否,徒招质问人。
 

(1)

“平…平次…抱歉…睡过头了…”

伴随休闲鞋触地时发出“嗒嗒”的声音,那张清秀而明朗的脸庞撞进平次的视线。几行来不及擦干的汗水从发梢滴落下来,流淌过她干净的侧脸。和叶喘过气后便开始喋喋不休地诉说着由一个没有响的闹钟所引发的「惨案」,略显浮夸的言辞极力地渲染着只迟到二十分钟的来之不易。

“白.痴,连个闹钟也设不好⋯走啦。”平次下意识地关掉尚停留在新闻界面的屏幕,随意将手机揣进牛仔裤的口袋。 「铃木财团与大冈集团竞争加剧」的新闻在他脑海中一闪即过,他向来不关心这些商场上的尔虞我诈。

早春时节,逐渐回暖的空气已褪去了冬日.的严寒气息,只有时不时吹起的清风携来阵阵凉意,拂落了碎樱,像一只只粉色的精灵在穹宇下翻飞。

忽然一只精灵在和叶泛起薄汗的鼻尖驻足,少女的脸颊因之前的跑动而泛着浅浅的红晕,一双明亮的眼眸此时没有多余的风景,只专注地倒映出那一瓣山樱,瞳孔的灵动让平次轻易地想起幼时那个怦然心动的瞬间。

曾经也是在这样樱花纷飞的时节,抬起头来便能看见成片的白云恣意地飘荡,仿佛无限地漫延到天空与高楼交汇的临界点。目光下移,身边的千岛樱树晕染出清浅的粉色,未叶先花。

稚气未脱的男孩正泯咬着指甲,为脑海中那道未解的谜题苦思冥想。女孩似乎对此不感兴趣,只乐于沿路捡拾那一片片飘落的花瓣。身后断断续续传来的细碎声响惊扰了男孩,他有些烦躁地转过身来,却见到一帧令他至今仍难以忘怀的画面。

“哗——”女孩欢快地挥舞着双臂,将满手一捧的落樱尽数抛向蓝天的怀抱。

娇艳的粉色精灵在半空中与暖阳会晤闪出一点微光,而后随着空气里的尘埃一并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美得亦真亦幻。

那些纷飞乱舞的花瓣剪碎平次的视野,透过飘零流动的碎隙他看见女孩的目光如月光般纯洁明亮,淡粉色的笑颜散发着纯净的欣喜,他想起童话故事里住在樱花树上的可爱精灵。

最后一枚花瓣恰巧落在他的前额,轻柔而微凉的触感一如记忆中她的指尖,让他情窦初开的心砰砰直跳。男孩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在心里悄悄地夸了夸这个可爱的女孩。

“平——次——说过多少遍不能啃指甲了!”

“笨!女!人!”悄悄萌生的爱慕之情一次次被女孩不合时宜的揭短给掐灭,这小丫头对自己的处处管.制气得平次头冒青烟,着实让他苦恼不已。

“平次你到底是从哪学的?我怎么是笨女人了⋯⋯”

“就是笨女人!”平次拔起还未发育精实的短腿便向前跑去,沿路却忍不住几次回头望落后的她,然后渐渐放慢步调等她追上……

尽管心动与倾慕,他也会苦恼于她无休无止的啰嗦管束,然而他在逃避她的喋喋不休时也深深迷恋有她相伴的时光。

不谙世事的成长路上伶俐的她总能引他走向未来的坦途,他们在争执与拉锯里却也宽容忍让,他们在幼稚无知时已祈终生相守。

“平——次——”

最近怎么老是走神啊……平次很快收回思绪,余光瞥见女孩双手提着礼品盒不堪重负,却仍试图抬手拨掉鼻尖的落花,便单手按住她的胳膊,同时拇指轻抚过她柔滑的肌肤抹去那片花瓣,动作温柔得略显生硬。

呼吸交错间,他倏然察觉两人的距离过于靠近。一抬眼,竟是刚好与她目光交汇,于是不经意间泄漏的情思尽数汇入她眸中的星辰大海,闪烁不灭。

他迟钝地扭开头,拼命想掩饰染上耳根的红晕,只得不动声色地接过她手里大大小小的礼品盒。

谁知和叶怎么的突发奇想,在毕业五年后突然提议回小学看望老师,平次的万般不情愿也拗不过她的死缠烂打,只好勉为其难地随她一道前去,如今看到这么多礼品,他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是来当搬运工的⋯⋯

他猜不透她百转千回的心思,也不懂得她良苦深远的用心。那个校园虽仅仅方寸之地,却凝聚了过往种种美好的回忆,若不得携手同归,又如何回首彼此共度的少年锦时?

“干嘛带这么多东西啊,你是回去搞捐赠活动献爱心吗?”

“白.痴.这是带给大家的礼物!给班主任小野老师的,给图书馆见绮爷爷的,给——”眼看和叶就要像推销员一样一件件介绍她的“商品”,平次赶紧打住——

“你这啰嗦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啊笨女人…”平次无奈地打断和叶的长篇大论,转身迈着大步往前走。

“唉你听我说完嘛平次……”和叶喋喋不休地小跑着追上他,男孩余光不时瞟.向她落下的身影,却也悄悄放慢了脚步,无声地配合着她的步伐,一如从前他们也从未丢下彼此。

「笨女人」的称呼成为习惯印入她的脑海,「白.痴」的称呼成为依恋刻上他的心房,不依不饶不舍不离正如他们已经习惯彼此。

阳光暖洋洋地洒在地面,铺成一圈一圈金色的海洋,却照不亮树底的阴翳。不远处的树丛间斜映出一道狭长的人影,黑暗下模模糊糊映得嘴角勾起的邪笑。

“咔嚓”一声,快门轻响,或许是百密一疏,忘记将其调为静音。

平次敏感地回头,眉头紧蹙。

错觉吗?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