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露i

一蓑烟雨任平生

【名侦探柯南|赤安】Only I Deserve You


Chapter 1

“不可能!”安室在玄关穿好鞋,瞪一眼紧追不舍的赤井,不容拒绝地丢下最后一句话便摔门而去。

随后赶至玄关的朱蒂闻言忿忿感慨,FBI和公安合作,与在组织中卧底的安室里应外合,这是最好的决策,奈何这个傲慢的公安死不屈服。

赤井却扭头俯下身子对柯南说:“小子,即便同意了你的方案,让你去邀请他,他也是不会同意合作的。”

柯南只是埋头一言不发,为什么?安室先生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到了如今的紧要关头为什么仍然不愿意合作?

“不过,不用担心”,赤井踱步至窗前,看着安室头也不回、逐渐远去的身影,勾了勾嘴角。

“交给他——没问题。”

他摇摇透明玻璃杯,琥珀色的酒液被冰块切割开又汇合,映在灯下闪烁着光芒,亮得刺眼。

他的目光追随着他,装进了万里星辰。


踏出工藤宅,安室抹了抹额角的汗液,扯扯领口透气,夏日愈发燥热了。

这家伙,把传信的任务甩给柯南让他无法拒绝,这样的事果然是他这个不择手段的混/蛋FBI干的出来的。

卧底多年,安室熟谙隐藏自己情绪的道理,也深知只做对自己有利之事是在干他们这一行要生存下来的不二法则,却仍是忍不住由着自己的性子不愿意与他们合作。

多年独行,看似如阳光般温暖的安室其实比阴鹜的赤井更加习惯于独自战斗,而年少即孤的他已失去太多,公安的同伴对他而言即为一体,因此他总是相信他们,也愿意与他们一同面对困难。

可对那些非法在日本周旋的FBI而言,与公安合作的目的无非有二,其一为套取更多情报以便FBI行动,其二为质疑公安能力。无论哪一者,都是安室无法容忍的。

当年作为莱伊和波本,他们看似水火不容,但波本也是极为信任莱伊的能力的,而他却用苏格兰的死将他的这份信任捏得粉碎。

他心中仍是迈不过那道坎——为什么……像他那样有能力的人……却无法阻止苏格兰自杀。

但更难的一道坎,他难以启齿,甚至难以承认。



“风见!风见!听得见吗?”安室透一遍遍地对着耳麦呼叫风见,却不见回应。“该死!”他疾速奔向风见所在区域,穿过层层烟尘。

作战前安室将一切部署好便进入组织内部区域周旋,在他和公安的配合下计划进行得有惊无险,没想到最后时刻,风见却为了保护市民而暴露。

其它人员各司其职无法调开支援风见,安室又仍与组织周旋无法抽身,当他终于摆脱那些难缠的黑衣人时,已无法联系上风见。

耳机中依旧是沙沙忙音,就像来自地狱的号召,像他听到过的多次的死亡的魔咒。

安室从来不会胡思乱想,然而此刻他的大脑却不受控制地涌出那些逝去伙伴的音容,他们曾在他的生命中闪耀,却最终如流星陨落,在他的夜空划过最后一抹绚丽色彩,然后湮灭化为灰烬,吞噬于黑暗。

他穿梭于黑夜与白昼,游走于地狱与天堂,他失去伙伴亲人,也错过真诚与幸福,却拼尽全力也要守护那燃烧于胸腔的信仰,守护生命与希望。

安室透本应见惯生死,但正因无数的失去,让他更加坚信,他不能放弃,不愿失去,不能让风见也化作坠落的流星。

烟尘入喉,刺激得安室咳喘不停,他拨开灰色的烟雾,一束白光迎面而来——白光的尽头是风见与赤井。

赤井扶着风见向他走来,风见受伤步伐踉跄,而赤井步履稳健,一步步踩进安室的心底。
 
风见看到安室,难堪地笑笑。“抱歉,降谷先生……我又添麻烦了……”

他看见上司的脸上裂开一道意味不明的裂痕,夹杂着那些他从未见过的情绪,这些情绪在转瞬间消失,只归于一句:“不,你做得对。”

安室清醒地认识到,没有赤井,他又将失去一个伙伴,尽管难堪与不甘,他麻乱的心中却是找回了一丝一缕的久违的信任。

由于安室对己方能力的自信,他将每个人的职位都安排得恰如其分,最大程度地节省了人力,但也没有留给队友喘息的机会,他明白,如果有更多人配合,行动将多出许多周转的余地,但这需要加入许多让他嗤之以鼻的“外来入侵者”。

他明白,FBI申请合作,并非不信任他们的能力,只是发展各方力量,确保任务顺利进行。
 
赤井的眉上有淡淡的血痕,混杂在黏在脸上的烟尘里,浅得几乎看不见,将风见送至医疗人员处治疗后却赖在安室的爱车旁一动不动,坚如磐石。

“你干什么?”安室强迫自己与赤井对视,又担心被吸入那双深邃的瞳孔里。

“我没开车来。”赤井挤挤眉头佯装无辜。

“贝尔摩德经常坐我的车,要是留下痕迹拖我下水,我到阴间也不会放过你,你要是想害我暴露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地实施报复!”

“给我一次机会。”他的目光像南太平洋的深海,望不见底,数万顷的海面才出现一座孤单的岛屿,却数亿年在那里,不舍不离。

安室恍惚间无法理解他想表达的是什么,给他机会?搭一路车?合作?还是……

他以为他对他从来只有刻骨恨意。

安室移开目光:“我会将行动计划发给你,但我不想看到你那些无用的同伴。”

赤井失笑,故作不解:“为什么?”

安室转身攥住赤井的领口,贴近他的脸庞,鼻息交错,引起一阵燥热:“配得上我的——只有你。”

一不小心竟让这个可恶的FBI如了意,这样的疏忽大意真不似他的风格啊。

松开赤井,安室打开车门,身子一顿,撂下最后一句便扬长而去。

“不要以为你救了风见,我们就扯清了。”
 
疾风卷入,带来徐徐凉意,引擎的轰动盖过夏夜寂静的虫鸣,盖过内心悄然的悸动。

他从后视镜中看见他纯黑掀长的身影极速后退缩小,最终消失在夜色里,安室不禁呢喃一句:“不愧是他。”
 
唇角微扬。
 
TBC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