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露i

一蓑烟雨任平生

【秀朱】Long For You(渴望你)

肉馅小甜饼,食用愉快~

 

 

One.

世界被碾碎,激起满天烟尘。枪声渐熄,对讲机中不断传来各小组汇报“任务完成”的喜讯。

朱蒂向战区张望着,却被滚滚浓烟掩住视野,迟迟不见那个人的身影。她狠狠咬咬唇,迅速补充弹药整顿装备,抛下身后詹姆斯的劝阻冲进烟尘中,隐匿于漫漫长夜。

“朱蒂?……”脱力的奔跑漫长的距离后终于迎面撞上那人。

“秀……秀太好了你回来了……”朱蒂紧紧握住赤井的手臂,触手粘稠,是看不见的血/腥。

“怎么还是那么冲动啊……”赤井轻轻揉了揉女人乱蓬蓬的金发,随即两眼发黑,像卸下发条的木偶,直直倒下。

与组织的决战进行了两天两夜,狂奔与殴打早已将朱蒂的体力抽空,肌肉似是随时都会抽搐,肩上背负着男人的身体格外沉重,压得她喘不过气。

握住他肩的手总是滑脱,朱蒂搓了搓手,触目的猩红血迹让她双腿发软。

「撑住啊……秀……」

朱蒂突然想起詹姆斯那句被她抛在脑后的劝阻“你就这么不相信赤井君的能力吗”……

不是不相信,她只是太怕失去。

她渴望拥有,如那在她懵懂之时便已失去的父爱母爱。她在孤独的岁月里挣扎,成长为一名优秀的FBI搜查官,也成长也一位迷人的女士,如夜空之上的璀璨明星。而即使众人追捧,早在她与赤井秀一在FBI华盛顿总部初遇时,她便对他深深迷恋。

女搜查官有着聪颖的头脑与诱惑人心的魅力,当她看见他在茶水间休息时若有若无瞥向她的眼神时,她知道她已俘获他的心。她的手被他攥在手心里的温暖,他吻上她红唇的炽热,让她幸福得疯狂。

她以为他生性淡漠,因此从不奢求他太多的回应,即使难得的约会被任务打断时他毫不犹豫离去的身影,也能得到她的理解。

那时月光浅浅,静影沉璧,细碎的波纹涤荡进她泛起水光的眼窝,她朱唇轻咧,红的夺目刺眼。

至少她与他是一样的,她懂他,这是她一直引以为傲的。

她能够理解他为了任务所有的牺牲,只是无法承受失去他。得知他死讯时撕心裂肺,当他归来时心脏快要跳出喉咙的狂喜,心中刻下的深深伤痕狠狠地提醒着她——她再也无法忍受失去他的沉痛。

她以为只要陪在他身边就足矣,她以为只有她能够永远陪伴他。

可是她曾目睹,真纯年幼时生病,他抚着她的小脑袋温柔得像一片羽毛,挠得她心痒。她也曾目睹,秀吉拿下一个又一个将棋巅峰领域的荣誉时,他眼眸中满溢而出的欣慰。

他并非生性淡漠,只是温柔已被冷酷的外表深藏,一丝一缕的柔情只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流露。相形之下对她的疏离态度让她第一次觉得,她从未走进他的心,她从未懂他。

她赌气想要离开他,再也不理会那些冷漠与伤心。然而她和他一次次错过与失去,牵挂与执念早已让她对他的爱恋与依赖纠缠不清,她不忍离去,她渴望他更多。

她渴望他。


 

 

Two.

赤井秀一皱皱眉,缓缓睁开双眼,天已经亮了,阳光软软地渗过棉麻窗帘的孔隙,揉成暗金色的光晕。

朱蒂坐在床边趴在他胸口呼噜呼噜吐着气,压得赤井的手微微发麻。

「还是不会照顾人啊……笨女人……」

她的金发黏在额角,硝烟与灰尘的痕迹还残留在脸颊,像一只黄黑条纹相间的花猫。而她把他倒是清洗得干净,赤井不禁莞尔,正想抬手摸摸她的头,思考片刻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是不要打扰你了……你尽力了……」

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大脑渐渐追溯到这些年的时光,那些战火纷飞的日子,那些同舟共济的岁月。

他与她之间不乏争吵,而无论他如何独断专行,她如何表达不满,最终她仍是会选择无条件的支持,他一直都懂,这是她对他的信任。

身心生死,她都已交付。

“嗯……”小花猫扭了扭身子,朦胧睡眼望向他,正好对上他沉稳的目光,“秀?你醒啦?感觉怎么样?哎呀我怎么就睡着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赤井一言不发,看着她慌里慌张地将碎发挽到耳后,起身时踉跄一下差点撞倒桌上的水杯,历经千辛万苦喂到嘴里的温水差点把他呛死。

她起身时赤井一手揽住她腰向自己身前拉,一手包住她的手稳住水杯,朱蒂惊呼一声怕水洒出来。

“狙击手的手有多稳你还不相信吗?”

他勾勾唇,在她的唇上轻啄一下,便松开她。

她看着他的眼睛,绿宝石般的瞳孔一如既往地闪烁着自信与沉着的光芒,她曾被这样的目光气得发抖,也曾无可抑制地沉迷于他内心的强大。

“我去弄点吃的……”

“朱蒂”,他吸引着她的目光,他的眼中闪烁着星辰,“把窗帘拉开吧。”

阳光倾泻而入,纯白的墙砖映出金色的光芒,照亮一室沉寂。他看着挂在椅子上、丢在沙发角的内衣、短裙,无奈摇摇头,眉间的弧度软了软。

这就是她啊……

速度与紧迫充斥的生活里安稳即为奢望,他们在意的工作安排得有条不紊,却无法去不在意生活搞得乱七八糟,即使如此,她也不懈地追求幸福。

他的心是一片深海,强大沉稳得波澜不惊,他要消灭黑暗,方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于是将自己隐匿于黑暗,任明美这样如阳光般明媚的女子也无法刺破。

若能照亮世界,他宁愿与黑暗同归于尽。

而朱蒂不愿割舍,跃入深海义无反顾,她与他争执纠缠,却不断拉着他的手寻找着光明,并肩浮沉。

他们已经沉湎,深海底部是滚滚熔岩。

朱蒂端着热乎乎地粥走进来,赤井阻止了她准备喂他的动作,示意她也一起吃:“又没受什么伤。”

“你怎么满身是血啊,吓死我了……”

“没子弹了,贴身肉搏,血不是我的。”

「子弹耗尽是多危险的情况啊,怎么这么无所谓的样子……」

之后两人无话,赤井吃完饭后嘴欠地开口:“朱蒂,该学学做饭了,以后我难道要一直吃外卖吗?”

“诶?……”

“我们都不会做饭怎么过日子。”

“诶?……”

“我们结婚吧。”

阳光温和地洒在他的眉角,光影交错着他的坚定,嘴角勾勒出轻柔的弧度。

他轻吻她的红唇,细细舔舐唇间的甘甜味道,炽热的鼻息交缠,敏感的舌尖轻触后柔滑如鱼般纠葛。

他与她交换着唾液,渴望着她的气息。

他渴望她。

 

 

 

第三章戳我

 

 

Four.

推开宴会厅的大门,亮白色的灯光一泻而出,晃得朱蒂睁不开眼。适应光亮后她打量着厅内,酒水将灯光剪碎成摇晃的五颜六色,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都沉醉在舞蹈与音乐中。

工作繁忙,朱蒂已经许久未曾感受沉浸在party中那样无忧无虑的感觉了,她曾为宴会女王受众星捧月,如今看着年轻的姑娘们花枝招展,不禁感慨自己已过了挥霍自己青春的年纪。

可那又何妨?曾经寻寻觅觅只愿得一人心,如今终是等到了他的回首,尽管他们的一生都终将在风霜雨雪中度过,在他的港湾下便足以让她安心。

秀答应了要来参加庆功宴就一定会来吧,他从不食言。

她的眼神扫过穿梭的人流、摇曳的舞者,终于,她看见了他,只此一眼,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他镶嵌在一身雪白西装里,如同所有的光线都聚焦于他身上,他与光芒相互吸引,消瘦的脸颊棱角分明——他竟然抛弃了他心爱的黑色夹克和针织帽?

他向她伸出手,她欣然走向他,没有言语,无需解释。

“竟然这么久才找到我?”他邀请她共舞,旋律与舞步让她目眩神迷。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嘛。”一直以印象中全身黑的模样找他,谁知道他会是如此打扮?

从前宴会他也都是一身煞风景的装扮,今天他是哪根筋搭错了?

他带她来到舞池中央,他们在同一频率上旋转跳跃,追上他的旋律,这让她兴奋得不知所措。

“我一直觉得我追不上你的步伐。”

“你无需追上,我知道,需要你时,你永远都在。”

一曲终了,他将她的手握于掌心,单膝下跪。

“朱蒂,嫁给我吧。”

变魔术般,一枚戒指,在他掌心闪耀。

他打开一个盒子,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被礼品盒精心包装起来的礼物,朱蒂认得它们,那是自她认识赤井以来每年给他的圣诞节礼物。

“你一直留着的?”

“嗯……”

“笨蛋!这个巧克力都过期了啊!”

第一次听到他们王牌先生被骂笨蛋,在场人一片哄笑。 

王牌先生倒也不在意,莞尔一笑。

她知他从不戏言,因此以为那日他的随口一语便是求婚,更从未幻想拥有一个正式的求婚,而他可是赤井秀一,以他绝对强硬的策划力与执行力,绝不将就,绝不让她委屈。

“我保证,永不负你,竭尽我的生命。”

她于他墨绿色的瞳孔中看见森林的绿意,如林木深深,如溪流潺潺,而她,住在他的森林里。

她突然想起他看着真纯和秀吉时的温情,终于,她也将成为他的家人。

他们不敢说共度余生白头偕老,但他们会用所有,活得用力,活得真实,以缅怀他们早已失去的悠闲的恋爱时光,以祭奠他们于工作压榨下干渴的灵魂。

他们渴望彼此,如同渴望生命,因为有彼此相伴,他们的生命,永不枯竭。

Fin.

评论(7)

热度(12)